“路,隻有自己走,才能越走越寬”

您當前的位置 : 學習與鏡鑒       2019-04-09 20:19    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
字體:【
谷文昌,河南林州人,原福建省東山縣委書記

  我在谷家孫輩裡排名最末,爺爺在我出生前就早早離開了我們。雖然從未見過爺爺,但我從小跟着奶奶史英萍生活,聽爺爺的故事,受父親的“谷式”教育,感受着谷家家風長大。古銅色的臉龐,花白的頭發,黑色的布鞋,打着補丁的灰布中山裝……他那清瘦的身影仍如此鮮活地存在于我的腦海中。在我看來,谷文昌的孫女這個身份,不僅跟普通的老百姓相比沒有特殊的地方,反而更多了一份責任和自律。

  記得小時候,奶奶就常對我說:“你爺爺是黨的好幹部,你長大後可不能辱沒他的名字,不能做對不起老百姓的事。”2006年,我考取福建省選調生,被派往漳州市芗城區石亭鎮工作。上班第一天,就遇上了台風,鎮領導給我的第一項工作,就是通知25個村居做好防範台風緊急準備,而不會講閩南話則成了我工作第一道“攔路虎”。基層事務繁雜,加上從小都在城市生活,困惑和委屈在所難免,但我從來不跟父母提起,隻是偶爾和奶奶訴訴苦。奶奶聽後跟我說:“你爺爺生前常對你父親他們說‘路,隻有自己走,才能越走越寬’,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就要好好走下去,不會說閩南話咱就學!但要記得一定不能給你爺爺臉上抹黑,要時刻記得你是一名普通幹部,要為群衆做事!”想到谷家家訓,我堅持了下來。

  沒多久,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我忍不住又一次打起了退堂鼓。上班第一年的某天,我騎摩托車下企業辦公事,鄉間沙土路又滑又陡,為了躲避行人,我狠狠地摔了一跤,當場就暈了過去。醒來的時候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母擔心和疼惜的眼神,後來我才知道,我的額頭縫了28針,面部3處骨折,左臉三叉神經被整個切斷。愛美的我看着額頭上巨大的傷口、充血的眼睛,摸着麻木的左臉頰,忍不住掉下了眼淚。同事來醫院探望我,勸我父母想法子把我調回身邊,“宇鳳是谷文昌的孫女,又是選調生,這事應該不難辦。再說了,現在選調生不都早早被借上來嗎?”我不禁動搖了,父母卻沉默許久。出院後,父親把我叫到身邊,我以為他是要跟我說調動的事,然而他隻是囑咐我要照顧好身體,告訴我:“我和你母親商量了一下,你是選調生,按要求就得在鄉鎮幹滿三年,咱不能破這個例。既然你選擇了這條道路,就踏踏實實幹。要像你爺爺一樣,不管到哪兒,遇到什麼難題,都把做好工作當成第一大事。況且,你近了,别人就遠了。我們相信,你一定能行的。”看到父親堅定的眼神,我知道“調近”的念頭無論是奶奶還是父母,都不可能支持的,這是谷家傳統。

  就這樣,我在石亭鎮工作了七年。這期間芗城區有幾個部門也曾找到我,征求我的意見,想把我借調過去。說不動心,那是假話。然而,在短暫的心動後,親人的教誨、家風的浸潤讓我婉言拒絕了這個大多數人看來難得的機會。回家後我将這件事告訴父親,他沒說什麼,但是我從他眼裡看到了滿滿的欣慰。如今,我已經在基層崗位上工作了十多年,一步一個腳印從一名普通幹部成長為基層領導,我也更加明白了爺爺這句話的含義及父母當年的良苦用心。2018年1月1日,我做了器官捐獻登記,由于事先沒征得父母的同意,母親得知後一時無法理解,平靜後,還是支持了我的決定。忠于信仰、奉盡人生是我的目标,也是傳承谷家家風最好的方式。

  歲月流轉,爺爺離開的日子裡,家族血脈在延續,不變的是家風的傳承。我的兩個孩子分别叫方谷弘、方谷鳴,就是希望他們能傳承、弘揚好爺爺留給我們的寶貴精神财富。今年春節前的一天,母親帶谷弘去農村看望生活困難的小朋友,去社區參加志願服務活動。回到家,谷弘抱着我說:“媽媽,今天我學會了一句話:幫助别人,快樂自己。如果能幫助到别人,那一定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吧!我也想幫助困難小朋友,把我的零花錢捐給他們,玩具分給他們。”聽了孩子的話,我心裡感到十分欣慰,說:“好孩子!贈人玫瑰,手留餘香,外曾祖母省吃儉用,資助了許多貧困大學生,你也要做一個樂于助人的好孩子。”

  在少先隊入隊儀式上,谷弘代表新入隊少先隊員在閩南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發言。他說:“我的外曾祖父谷文昌和外曾祖母史英萍,在少年時就參加革命,後來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長江支隊,一路南下來到福建、來到漳州,為建設新中國奉獻了自己的一生,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财富和優良傳統,我一定會傳承好、發揚好!”

  這句話,也是所有谷家人的心聲。

  (谷宇鳳,系谷文昌的孫女,現任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區婦聯主席。)

主辦單位:中共漳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漳州市監察委員會 www.zzcdi.gov.cn[閩ICP備05011058号]
地址:漳州市勝利西路118号市政府大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