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色記憶 | 水壺背後的故事

您當前的位置 : 清風文苑       2019-08-09 18:06    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
字體:【

圖為“漳州戰役南靖決戰紀念室”收藏的紅軍水壺。

  在福建省南靖縣内洞村的“漳州戰役南靖決戰紀念室”裡,收藏着一隻軍用水壺。水壺不大,表面掉漆嚴重,顯得十分陳舊。這隻水壺背後有着怎樣的故事呢?

  時間追溯到1932年春,蘇區中央紅軍為了粉碎國民黨的經濟封鎖、向外發展,毛澤東提出攻打漳州策略。漳州是通向“海口”的商業城市,“直下漳州”便于籌款籌物,可解決蘇區的财政經濟等問題。随後,由毛澤東率領紅軍第一、五軍團組成東路軍從江西瑞金出發,先破龍岩,分兩路進入南靖,直指漳州。

  4月16日,東路軍主力集聚在南靖内洞村附近,準備伺機對據守十字嶺、風霜嶺的敵人發動總攻,這是進入漳州的最後一道屏障。

  發覺紅軍的戰略意圖後,國民黨陸軍49師第一四六旅王祖清部隊,将五峰山北麓一帶樹木全部燒盡,同時依據險峻山勢,在十字嶺一帶構築堅固工事,設置重機槍陣地。為了防止紅軍的突襲,敵人還在陣地前埋設衆多暗器和陷阱。

  “如果強攻,肯定會傷亡慘重,必須另辟蹊徑。”設在五峰山北麓寨前山的東路軍指揮部緊急召開戰前會議,讨論決定請當地群衆幫忙帶路,從小道上山,搶占制高點,上下夾擊十字嶺。

  其實在紅軍主力進駐内洞村前,一支紅軍先遣隊提早來到這裡,宣傳革命,發動群衆。“窮人不打窮人,士兵不打士兵”等宣傳口号,很快拉近了紅軍和當地群衆的距離。陳江漢、陳局等50多名村民自發成立志願隊,加入到攻打十字嶺的戰鬥中。

  陳江漢生長在五峰山下的内洞村,對村子周邊的地形地貌十分熟悉。接到紅軍的帶路請求後,4月18日晚,趁着夜色,陳江漢等帶着一路紅軍繞道膠東湖和畚箕湖,再穿過一片人迹罕至的森林,最後來到十字嶺北側的五峰山巅。這裡,正好可俯瞰敵軍軍營。

  4月19日淩晨,陳江漢耳邊傳來紅軍的一聲“你們趕緊退下”,随後,十字嶺決戰正式打響。有了這路紅軍先遣部隊的有力配合,對敵人上下夾擊,紅軍大部隊很快突破了十字嶺敵守軍陣地,順利攻下漳州。進入漳州,紅軍籌集到各種軍需物資,壯大了中央紅軍和中央蘇區的力量。

  為了對村民陳江漢表示感謝,一位紅軍指戰員專程到他家拜訪,把一個軍用水壺交到陳江漢手中:“這是毛主席送給你的!”接過水壺,陳江漢眼含熱淚、激動萬分。後來,他一直将水壺視若珍寶,小心翼翼地收藏着。

  山裡的泥土房比較潮濕,為了防止水壺生鏽,陳江漢先用布條把水壺緊緊裹好,再把裹好的水壺裝入草繩編織的袋子裡,然後挂在内屋的房梁上。

  有一次,陳江漢的兒子陳開盛無意中發現了草袋子裡的水壺,便問道:“這裡怎麼有一個水壺?”陳江漢聞聲一把将水壺奪了過去,表情嚴肅地說:“這個寶貝,你不能碰!”“就是一個水壺,為什麼不能碰?”當時的陳開盛并不懂得父親的心思。待父親外出時,他偷偷把水壺拿出來翻來覆去地看,除了老舊,水壺并沒有什麼特别。直到有一年春節前夕,南靖縣有關部門過來家裡慰問,在大家的聊天中,陳開盛才聽父親講起水壺的故事。

  “1999年,父親病重,臨終前他反複叮囑我們一定要保管好水壺。”陳開盛說,父親去世不久,村裡的“漳州戰役南靖決戰紀念室”征集文物,想到這個水壺曾經見證了當時的一段曆史,陳開盛當即決定捐獻出來,讓更多人了解水壺背後的故事。

  如今,70歲的内洞村村民陳榮金,從村支部書記退下來後,一直義務擔任“漳州戰役南靖決戰紀念室”的講解員,每年都會接待上千位來自四面八方的客人。每每講起這些紅色故事,陳榮金總會感慨萬分:“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前來瞻仰戰鬥遺址,追尋紅軍足迹的黨員、群衆日益增多。希望有更多的人清楚這段曆史,了解這些故事,将紅色基因發揚光大。”(楊特團  作者單位:福建省漳州市紀委監委)

主辦單位:中共漳州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漳州市監察委員會 www.zzcdi.gov.cn[閩ICP備05011058号]
地址:漳州市勝利西路118号市政府大院